海棠书屋 > 都市小说 > 杨家洼情事 > 7第37章
最新域名【海棠书屋 www.hts8.com 】

长贵出去后一直没回来。

  夏日里就是这样,家家户户吃过晚饭谁也不耐糗在家里。女人们忙着家务,男人们闲下来便会归拢到村口的晒场,或者打着扑克赌上几个小钱,或者仨一群俩一伙地聚在一起扯着闲篇儿。

  以往这种场合长贵不会出现,心里的自卑让他总是觉得被别人戳了脊梁,即使是人家无心的一句话,他也会琢磨上半天。吵又没脸和人家吵,打又不合适,便憋在心里一肚子闷气。久而久之,大脚即使劝了也没啥用,索性让他猫在家里。

  现在不一样了,脱了胎换了骨一般,喘气儿似乎都透着抖擞。每日里长贵再也搁家里蹲不下去,哪人多便扎在哪里,话也密了人也显得精神了很多。大脚看他这样心里也熨帖,便也随了他去,省得成天憋在家里又碍眼又碍事的,说还说不得。

  吉庆从巧姨家气喘吁吁地回来,大脚便拽了他问。吉庆含含糊糊地却也说不出个一二三四,倒劝了娘别放在心上,“天塌下来有我顶着,怕个毬!”

  说是这么说,到真得出了事,光顶着却有啥用?

  大脚还是闹心,悬在心里七上八下的咋也没个踏实。

  巧姨进来的时候,娘俩个正张罗着在院子里熏蚊子。吉庆抱着一捆子蒿子秆儿堆成了一堆儿,大脚归拢了一下,点了火,又压实了就那么沤着。蒿子秆儿半干不干,将将可以点着,却燃不成势,一会功夫浓浓地烟便蔓延起来,连蚊子带人却都呛得够呛。

  巧姨正进门,顶头就是一股浓烟,忍不住连声地咳嗽。捂着口鼻挥手把眼前的烟雾扬开,影影绰绰才看见对面的母子两个。

  “你们这是干啥,熏蚊子还是熏人呢?”

  巧姨咳嗽着抱怨。

  “就等着熏你呢。”

  大脚虽这么说,却还是顺手拿了个板凳放在了上风口,指了指,让她坐。

  吉庆蹲在那里拢着火,回头问:“姨咋自个来了?大巧儿呢?”

  “你看,谁的人谁惦记,上来就问大巧儿。”

  巧姨嘻嘻笑着跟大脚说笑,又冲吉庆道:“自己在家收拾呢,二巧儿出去玩了。”

  看似随意,却是再明白不过了。

  吉庆心里有了数,却也不慌不忙。手里动作着把篙子堆弄好,站起来进了屋,再出来时手里却搭了条手巾。

  “娘,我去大河洗个澡,”

  吉庆和大脚打了个招呼,又漫不经心地看了眼巧姨:“姨,坐着啊,我去了。”

  大脚还没言声儿,巧姨却催上了:“去吧去吧

  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